沉船感:刻在中国人基因里的警觉

编者按:

今天是一个动荡和变化的时代,有企业会面对危机甚至困境,当然也有很多企业正处于顺风顺水的良性状态。但对“沉船”保持警觉是必要的。优秀的企业总是有危机感。1990年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没有一家还出现在2020年的全球市值前10位,2000年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中只有微软一家还在前10位,而2010年榜单中只有微软和苹果2家还在2020年前10位名单中。比尔·盖茨说“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危机感或许正是微软留在这个榜单的原因之一。很显然,当你的公司没有危机时,你的对手正处在危机中,按照本文的观点,他们一定会放手一博。因此无论你的公司处在何种状态,永远不要做公司里的沉默者!

双11选择了躺平,双12又悄然无息地过去了,有些企业里你能感觉到一种即将“沉船”的气氛。

我对这种气氛很敏感,我曾经在一家即将“沉船”的企业待过,所以很熟悉这种气氛。

在一家即将“沉船”的企业中,每个人其实都知道结局。但每一个人都会心照不宣地避免讨论这个话题。似乎只要不说,问题就会不存在一般。而之前曾发出预警的那些人,要么已经离开,要么就再也不会开口。高层都在忙着救火,既无心更不愿讨论这一话题。公司每个人其实都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但公司上下一片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鲁迅不愧是最懂中国人本质的作家。

我突然明白我为什么会对这种气氛非常不舒服。这种不适是刻在中国人基因里的警觉。

有人在网上说:中国人才是真正的“战斗民族”,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每一寸都是先人用血打出来的。我非常赞同这种说法。

五千年中,面对一次次“沉船”危机,如果不是我们这个民族每一次最终都选择了爆发,我们早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我们是一个面对沉默不会选择灭亡,而是最终一定会爆发的民族。

tp_850x500
对一家面临“沉船”的企业,CEO有没有领导力是关键,无论面对何种困难,企业领导者要立刻做三件事情:
重塑使命

愿景是我们看到的,并希望努力实现的未来。而使命讲的是如何去实现这个愿景。对一家“沉船”企业而言,愿景和使命早就是无人相信的空话,但这恰恰是公司会“沉船”的根本原因。因此重新梳理公司的愿景,为团队建立激动人心的、清晰具体的未来景象就异常重要。尤其重要的是重塑使命。使命不是具体的计划。它不是战略。使命是从现在指向未来的一个“箭头”。这就意味着它允许各种创新的可能性。

2006年当前通用副总裁戴夫·卡尔霍恩被聘任为荷兰VNU集团首席执行官时,他面对的是一个经营状况已经趋于恶化的公司。公司的产品和品牌非常杂乱。戴夫回忆到:“我到哪儿时,公司的使命是’我们是市场资讯的领导者’。这听起来很好,但它事实上意味着你只要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做好就行了,无法让员工产生大局意识。”

戴夫与其团队立即着手改变这种情况。他们将集团的名字改为“尼尔森”,并明确表示,尼尔森集团的使命就是研究消费者喜欢看什么以及喜欢买什么。尼尔森集团要洞察全球消费者的审美视角与购物习惯,做到世界最佳水平。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使命,目标远大、鼓舞人心,又切合实际。一个好的使命会让每一名员工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能让所有人为了实现共同的使命而协同奋斗。就这样,尼尔森集团绝处逢生,完成了华丽转身。在戴夫担任首席执行官的6年内,公司的市值增加了两倍,是他上任伊始的3倍。如今戴夫已经成为挽救“沉船”企业的专家。你知道最近哪家企业聘请了戴夫?是波音。

新鲜血液

一家面对“沉船”状况的企业,再试图维系老业务,幻想世界会恢复到过去的“美好”时光,这毫无疑问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唯有放手一搏,推动业务和组织变革,创造新的利润来源,才能挽救公司的命运。而此时公司内部原有团队无论是技能、心态和文化都往往不适宜从事这种变革项目。这时候,要依靠新的愿景从外部召集新的团队,创造“鲶鱼效应”,才有可能取得创新项目的成功。

乔布斯当年在参观施乐实验室后意识到图形界面才是PC行业的未来。当时他即启动了图形界面操作系统的开发,可是当时苹果内部的开发团队对这件事情的理解完全达不到乔布斯的要求。于是乔布斯决定完全从外部招聘新的开发团队,他要求新人既有工程师的技术,又有艺术家的气息。乔布斯和他们说:“我不希望你们是海军,而是海盗。”最后,这支“海盗”团队开发了世界上首个图形界面操作系统:Macintosh系统。

推倒重来

如果企业内外部问题已是积弊久矣,单纯的“鲶鱼效应”改革往往不能奏效。“推倒重来”就是最后一招,但却往往能让企业绝处逢生。

段永平曾经让小霸王游戏机曾经风靡一时。但当真正的PC在中国普及后,即使“霸王”也只能刎剑乌江。但是倒下一个“霸王”,又有更多“霸王”一个个站起来。段永平敢于清零,在VCD、电话、手机等领域导演了一场又一场推倒重来的“神话传说”。

pm

今天,世界正在发生转折,我们不可能让世界停止转动,但我们可以适应世界的改变。

进化论奠基者达尔文说:“能够生存下来的,既不是最强壮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够适应变化的物种。”

如果企业遇到困境,我们的策略不是应该尽可能多地取得成功,竭力避免一次错误。相反,我们应该尽可能多地尝试错误,尽力取得一次成功。

因为,你只需要找到一种成功的方法,剩下的就只需要不断重复这一方法。

胜利,会治愈所有伤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