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电车难题”,只有个人利益带来的站队!

“电车难题”从来不是难题,它只是一个诡辩。

疫情中越来越多人开始讨论“电车难题”。所谓“电车难题”讲的是两种情况。一种是“我”开着一辆失控的有轨电车,前方有五个人,他们完全不知道电车向他们撞来。这时候,虽然电车停不下,但驾驶员能操作方向盘使电车转入一条岔路,但这条岔路上也有一个人。所以驾驶员要做出选择是:不转方向盘,会撞死五个人,还是转方向盘,撞死一个人?大多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会选择救更多的人,也就是转动方向盘,撞死那个无辜的人。

另一种情况是,同样有一辆失控的电车正撞向铁轨上茫然不知的五个人。但这次“我”站在天桥上,“我”看到一个胖子,如果把这个胖子推下天桥。就能拯救这五个人,但胖子是无辜的,“我”会让他被撞死吗?这时候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推下那个胖子。

表面上,这两种情况都是选择救五个人还是救一个人。这也是“电车难题”看上去诡异的地方,看上去一样的选择项,人们的结论会完全不同。但实际上,这是一个诡辩,两者情况并不相同。

真相是在第二种情况下,其实有第三个选项:就是“我”自己。“我”也可以跳下天桥,阻止电车撞向那五个人。纯“理性”角度思考,这个选项和把“胖子”推下去是等价的。当然,大多数人都不会牺牲“我”自己去救他人。虽然这完全是从自我利益角度出发,但我们需要平衡自己的心理,意识和潜意识要保持一致,所以很显然胖子是“无辜的”,这点很重要!此时数字大小就不重要了。我们的观点要和自身利益一致。

而在第一种情况下,“我”并不在选项里,有没有“我”两个选项都会同时存在。因此,我可以从纯“理性”的角度去思考收益。类似的,一个急症科医生,如果他同时面临五个较轻的急症病人,和一个严重的重症病人,他的时间要么救五个人,要么只能救一个人。这是前面“电车难题”中的第一种情况,大多数人的答案也毫无疑问是应该去救更多的人。

但另外一种情况,那五个病人都需要等待器官移植才能获救,而如果那个单独的重症病人死了,就能把他身上的器官移植给另外五个人,我们是不是应该让那个病人尽快死去,甚至杀死他?或者那根本不是一个重症病人,就是一个正常人,但他正好有那五个人需要的器官,我们是不是应该杀死他?很显然,我们不会。因为这和“电车难题”中的第二种情况是一样的,这里也有第三个选项,那个“正常人”可以就是“我”。

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电车难题”。在典型的“电车难题”环境下(尤其是真实的),每个人都很容易做出回答。但也因此,在群体情况下,它就可能会成为一个“难题”。因为每个人的利益不同,由此会带来不同的观点,最后演变为个人利益带来的站队。

类似,奥密克戎病毒在西方世界的争议就是这种情况。所谓“躺平”政策,背后都只不过是利益。当“我”有稳定的工作或收入,不用担心隔离带来的经济影响,当然疾病对“我”而言风险更大。而隔离会显著影响“我”的工作和收入,这时候“我”当然会反对隔离。虽然这两种事实客观上同时存在。意识需要和潜意识的一致,心理上需要平衡。最终,由个人利益带来的观点,变成了个人利益带来的站队。我们心知肚明,那些国家的政客,他们只是自己利益团体的代言人。他们所谓的“崇高”和“伟大”只是为了遮盖个人利益的遮羞布。因此,看明白这一点,就知道,这事情一点儿也不复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